WAP浏览 - 会员登录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分享 > 观点频道 > 正文

公务员生存的乾县样本

时间:2014-05-27 09:08 来源:清风 作者:杨宇勃 阅读:

的十八以来,随着反四风”,落实“八项规定为突破口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开展,公务员队伍整体风貌在某种度上较之以往焕然一新——公车得少了,公款接待规范了,公费出国减少了,原本公务员队伍中的隐性福剥也缩水了。那么,在基层,究竟有体变化?基层公务员对此又是何种心态近日,记者前往陕西省咸阳县进行采访,了解他们的工作、生活现状。

 

    基层风气大

    对于普适的公务员而言,除了固目睹官场风气的日渐好转而心情舒畅之外.他们的生活似乎没有多大的变化。

    “从影响面上来看,我感觉解气,效果明显基层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当记问及十八大以来中央反腐对于基层的影响时,乾县县委宣传部办公室王任张高峰说,改革开放以采,经济发展的同时,市场利益体逐渐呈现出多元化、复杂化的态势,在这一过程中基层政权产生了不少题,权力腐败、公务接待、公款浪赛以及豪华办公等问题在一些地方并不少见:反“四风”、压缩“三公”经费以及“八项规定”的出台的确给基层注入了活力。

    “省厅人了,接待也省了。上面只来两三个人,并且只要求县委书记陪同,其他人都不让跟随;下基层的地点都是随机定的,连去哪家都是随机的,没有事先安排。”张高峰对记者说,前一段时间,陕西省委常委、省委统战部部长陈强来到县里调研,来时只有一位秘书陪同,只开了一辆车,当时只是县委书记跟随,说话很随和,没有官话、空话、套话,下基层问的问题也很具体,尽量做到量化,这在以前很少见。

    “基层风气的大变,我们公务员很高兴,工作也好开展了。”张高峰回忆说,以前他在镇里工作时,“上面”来领导了,往往提前通知“地方”,有的时候他们还要临时加班去打扫卫生,而现在好多了。

    他告诉记者,曾经在乡镇工作的时候,有次农忙时节,农民的小麦在马路上晾晒,可是得知有领导途经此处,当地就派他们公务员“清理”马路,“费了好大劲,结果领导也只是路过,或许领导真没这么讲究,可是地方上要求......  ”

    诚然,国家反腐败力度的加大,对于基层治理风气的转变意义不可小觑。然而采访中有的公务员向记者坦言,国家反“四风”等一系列举措虽然对于县里面的影响很大,一些公款浪费的现象得到了遏制,但是对于普通的公务员而言,除了因目睹官场风气的日渐好转而心情舒畅之外,他们的生活似乎没有多大的变化。

“我们以前是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我们没有做领导,没有进班子,别人也不会找我们公款吃喝、送礼  所以变化不大。”

 

工资待遇滞后

    基层公务特别是镇公务经常与人民群众直接接触,有的时候承担的压力很大,稍有不慎可能发生矛盾。

当谈及待遇时,乾县县委宣传部的一位科员告诉记者:“目前县里面工资、津贴等加起来不到三干元,每天我需要节省一点,少花点。”记者得知,这位科员家在农村,家庭经济来源的大部分还依赖于种地,周末还要料理田地,“这周末我还回去给果树打农药了,生活基本上是农村、单位两头跑。”他告诉记者。

    记者发现,如今基层公务员虽然温饱解决了,生活也有保障了,但是对于他们而言似乎很少有余钱。一旦遇到临时用钱的地方,他们难以应对。“在外界看来,公务员有‘铁饭碗’,不用担心失业,工作稳定,有保障,这我不否认,当初我也正是看到这一点,但是,我们的工资不高  ”乾县工商联科员许文欣告诉记者。

    在乾县县委办公大楼,记者遇到了一位大学生村官,他告诉记者,他现在的工资是2300元,没有“五险一金”,既不是公务员,也不是干部,目前,像他这种情况的大学生村官很多都是这样。当记者问及这些钱够用不,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笑了笑说:“现在需要买房子、结婚…事还多着呢。”

    张高峰说,如今县里面工作很多,经常加班,责任大,日常很忙碌,每天要写好几篇汇报材料,然而工资也就那么一点。他告诉记者,基层公务员特别是乡镇公务员经常与人民群众直接接触,有的时候承担的压力很大,稍有不慎可能发生矛盾。

    采访中,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务员向记者坦言,他们几乎是随叫随到。每次下乡,同事们要么骑自行车、摩托车,有的甚至还会徒步下乡。“县里面配备公车都是按领导级别来的,我们县里面普通公务员只能走路下乡。”

    乾县工商联副王任科员张峰在采访中对记者说,徒步下乡很正常。“我在工商联已经工作十几年了,对于基层而言,上下接待很少,我们王要负责为非公企业提供教育和服务,引导他们回报社会,平日里要下企业走动,好的话骑自行车去,一般情况都是步行,因为我们这儿本来就不是什么要害部门,所以经费很少。”

记者采访中得知,张峰今年6月份即将退休,老张给记者看了今年即将从大学毕业的女儿发来的求职简历,女儿想让老张给他提点修改建议。“我在基层多年了,工资勉强够家用,如今县里的房子三干多块,压根买不起。女儿要毕业了,心里也着急。”老张说,自己的家在距县城大概10公里的农村,每天早上他都要骑着摩托车来县里上班,这些年从未间断。

 

    晋升渠道不畅

    需要在制度性层面建立基层公务员的待遇标准,疏通基层晋升渠道,给基层公务员从物质和精神上注入活力。

    采访中,记者感受最深的就是基层公务员中出现的断层现象。不可否认,自从中央编制办核定基层编制之后,基层政权为了内部消化以往的超编现象,已经多年没有引进人员,因而导致基层公务员、干部呈现出老龄化现象。对于年纪较轻的人而言因为基层编制资源的稀缺性,导致他无法进入体制内。一些技术人才要么留不住,要么没有留住人才的机制。

    的确,自从中央一系列政策的出台,县域基层官场的风气出现了很大的变化,然而,公务员中长期存在的讲空话、官话、套话的现象在基层依旧不绝于耳。目前,官场劣习虽然在宏观上得到了遏制,但基层仍旧存在缺少具有现代化行政素养的公务员队伍。

    就目前来看,由于基层社会资源、经济水平、医疗卫生等条件的匮乏,加之缺乏相应的激励机制为吸引人才提供保障,使得县乡镇一级财政供养人员空编较多,难以留住人才,而县级以上部门则超编严重,不少乡镇基层出现了人才短缺现象。

    “我已经在基层干了十七八年了,已经四十多岁了,结婚生子了,如今没有权力,也没有平台,出去打拼、改行也不可能了。而对于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来说,毕竟大城市的吸引力要大得多,很少有人愿意呆这儿的。”张高峰回忆道。考虑到难留住人才的问题,陕西省曾经结合一些地方的实际情况从农民中招录公务员,但是后采因招录的人员大都是一些农村中开办乡镇业的平日里忙于企业发展,百姓似乎没有多大兴趣。

    “,县里面包括底下各乡镇年轻人少.都出现层了,本科生、研究生留不大多数来这儿段时就走了,不积累工作经验,就是被上级调走。”张高蜂告诉记者,在有的地方,基层公务员队伍有能力的人缺乏,缺少执行力,有的办公室想找一个写材料的人都没有有的时候还需要去外面找人写。他回忆道,杨凌示范区管委会某部门的一处长曾经给该县打电话,想找一个年龄28岁以下,没结过婚.且能够写料的本科学历的公务员.平均每月待遇最低5000元。“但是我们县里面找不到这样的人,很少”张高峰说。

    基层公务员队伍出现断层,与基层公务员晋升渠道不不无关系。采访中,记者感受最深就是基层公务员缺乏有效的晋升、退出机制。也正是由于基层公务员晋升渠不畅,往往使得他们倍感焦虑:年龄大的干部没有继续上升的通道,年轻人因为职数限制难以发展。“18年的科员了,我的同学已经正级多年了,然而我……不是我没能力,也不是我做不了……我是过考试来的人,如今收入上不去职务也上不去,这样怎么能留住人……。

    总的来说,中央一系列政策的出台给基层官场以前所未有的活力,使得基层官场生态来了新气象、新变化。然而,如果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看作是基层剔除脓包之举的话,那么接下采便是需要舒筋活络、祛瘀生新了需要在制度性层面建立基层公务员的待遇标准,疏通基层晋升渠道给基层公务员从物质和精神上注入活力,扭转基层治理中存在的性思维,使基层治理工作在健康轨道上中运行。

 

(责任编辑:admin)

免责声明:本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任何本网之意见及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网不对此文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