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浏览 - 会员登录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奇葩分享 > 江湖传闻 > 正文

马加爵主审法官涉嫌杀情妇

时间:2021-01-10 01:06 来源:搜狐网搜狐号 作者:个案说法 阅读:
10月21日上午,红星新闻独家报道“马加爵案的主审法官涉嫌故意杀人罪”。云南省高院指定由玉溪市中院负责审判的被告人刀文兵故意杀人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非法持有弹药罪一案。
早在3个月前,广泛流传于云南司法圈的一个版本称,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技术处的一副处长是刀文兵的第二任准媳妇,为与该副处长在一起,刀文兵与原配离了婚,而该副处长同时又是云南省司法厅原副厅长赵立功的情妇。
据去年9月云南省纪委监委消息,云南省司法厅党委委员、副厅长赵立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多位知情人向红星新闻记者透露,赵立功曾给前述副处长的银行卡账户打了两千余万元,赵立功落马后,其“利益关系团体”慌作一团,刀文兵遂与该副处长相约自杀。二人相约顶楼自杀,但最后是刀文兵将该副处长推下楼,其本人并未自杀,该副处长最终身亡。
认证为知名法律博主的@胡贵云律师发微博称,“审判马加爵杀人案的法官刀文兵,后来也亲自杀人了,杀的是情妇,伪造成自杀。”
据公开信息显示,刀文兵,1969年7月生于云南省昆明市。1991年7月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学系,进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从事刑事审判工作,其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多年,历任该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副庭长、审判监督庭副庭长、执行局副局长等职。
2004年刀文兵接受央视《面对面》采访,曾谈到对“马加爵案”的看法:“这个人的道德观念和价值观念,都已经出现了一些偏差,总觉得只有自己,自我为中心这块上看得太重,最终导致他毁灭了自己、也毁灭了别人。”
据媒体报道,1998年2月,刀文兵还曾参与审理了孙小果强奸、故意伤害、强制猥亵妇女案。
2020年6月30日,昆明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表决,免去了刀文兵的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员职务。
他有没有可能和他当年审判的马加爵一样最终被判处死刑?
嘉宾:周小羊
高级合伙人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
扬子鳄刑辩联盟主席
方弘:西南政法大学法学系毕业,从事审判工作近30年,刀文兵可谓不仅谙熟法律更熟悉司法实务。假设刀文兵将情妇推下楼后是伪造自杀的现场,这种伪造有可能是怎样被识破的?
周小羊律师:首先,根据公开报道来看,刀文兵伪造现场不是被识破的,而是在他任审监庭副庭长期间,因为办理减刑假释案件,涉嫌受贿被监察委留置了。在留置期间,他交代了故意杀人,非法持有弹药等罪行。这是他主动交代出来的,不是根据案发现场公安识破了其中的瑕疵,然后把这个案件给破了。
因为,刀文兵是一个非常资深的刑事法官,应该说在业务上是非常专业的,像这种从楼上相约自杀,然后他把对方推下去之后,现场是不需要伪造的,人跳下去死亡的现场是自然形成的。
方弘:刀文兵推人下楼案件的案发,事实上并不是当时因为女性死亡以后才案发的,而是他在留置期间主动交代的,也就是说可能当时对于女性的死亡还没有跟刑事案件联系上,或者即便联系上也还没有查出真正的凶手,有可能是这样的情况?
周小羊律师:是的。从公开报道来看,女性跳楼自杀之后是没有作为刑事案件来进行侦查的,就是说事情已经了了。所以,好多律师在微信上调侃留置真的是厉害,因为在留置期间刀文兵把完全没有线索的故意杀人案件都交代出来了。
方弘:这个案件当中其实还有一个问题,假设双方相约自杀,但是女方跳下去以后,男方刀文兵没有跳,这种情况下刀文兵要承担刑事责任吗?
周小羊律师:从报道来看,刀文兵当然是构成故意犯罪。相约自杀,他把女方推下去了,有可能女方在跳的一刹那就不想跳了,而男方把她推下去了。另外,两个人都约到高楼之上,是不是男方本来就是想把女方推下去杀掉,然后逃避自己的责任。从他一个专业的刑事法官的背景和专业素养来看,如果他怀了这样的坏心思,选择这样的方式是很有可能的。
对于相约自杀,还存在其他几方面的可能性:
一、如果女方想跳,但是在跳的时候不敢跳,就请男方把她推下去,这种情况也肯定构成故意杀人罪。
二、约好了去自杀,虽然男方没有推女方,但是男方其实就是想骗女方跳下去,约好了大家一块跳楼,结果女方跳下去,男方不跳了。而且本身男方确实就不想跳,就是为了骗女方跳下去。尽管这个事情里只是缺少了推这个动作,是女方主动跳下去的。我认为这种情况的话,男方肯定也是构成故意杀人罪的。因为,男方的主观目的是积极追求对方去跳楼死亡的。
三、如果双方约了去跳楼,女方先跳下去了,如果男方本来也是想跳楼自杀的,但是女方跳下去之后他害怕了,不敢跳了。这种情况下,他不是追求女方死亡,他也想去跳楼的,只是最后一个动作的时候害怕,不敢跳了。这种情况就可能不构成犯罪。当然,男方对女方的死亡肯定要负相应的民事责任。
方弘:有媒体报道,原云南省司法厅党委委员、副厅长赵立功副厅长赵立功,曾给刀文兵的情妇、也是赵立功的情妇的银行卡账户打了两千余万元。单单这个行为,这名情妇可能涉嫌的罪名是什么?
周小羊律师:从报道上看,这名情妇想要自杀也是因为赵立功出事了,尤其是有2000万的巨款打到她账上。如果赵立功的2000万是通过贪污受贿的方式获得的钱财,在进行贪污受贿的时候,他的情妇深度参与一起,有共同犯罪的故意即把这个钱给贪污回来了,最后是到她账上的话,那么她跟赵立功是共同犯罪构成贪污或者受贿罪。
如果贪污受贿她没有参与,但是她知道赵立功的钱来源不正,明知是犯罪所得或者说是犯罪所得的收益,赵立功把2000万打到她账上,她帮他进行窝藏转移。因为这个钱有可能不是赵立功送给她的,而是赵立功转移到她账上,让情妇帮他窝藏起来的。如果是这种情况,她有可能会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当然,刀文兵也涉嫌这个罪名。
方弘:假设这名情妇其实也推测到了怎么突然间会有这么大数额的一笔转账,她内心可能会觉得这是受贿得来的钱,但是她并不明知道赵立功是怎么受贿,或者这个钱的来源是什么,这种情况下也会涉嫌犯罪吗?
周小羊律师:如果说确实没有明知,只是猜测可能,这种情况是不构成犯罪的。
方弘:目前,我们会看到刀文兵除了涉嫌故意杀人罪以外,还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还有非法持有弹药罪。很多人也在关心,他有没有可能和他当年审判的马加爵一样最终被判处死刑?
周小羊律师: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跟非法持有弹药罪,这两个罪都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才是3-7年。所以,这两个罪名是不可能涉及死刑的。他可能会像马加爵一样判死刑的,就是故意杀人罪。因为,他把女方推下去,而且造成了女方死亡的结果,就这一个罪名他是有可能会被判处死刑的。
方弘:这个案件之所以瞬间在网络爆发,就是他的身份特别特殊,是一名资深的法官,法官知法犯法,而且他是这样一个案件裁判者的身份,可能有很多民众就会对政法系统的公正廉洁性产生质疑,您怎么看?
周小羊律师:首先,法官知法犯法,它的社会危害后果肯定是非常之大的。英国哲学家培根曾经说:“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现在不仅仅是有一次不公正的裁判,而是裁判者本身就犯了非常严重的罪行,故意杀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并且还有非法持有弹药罪,被留置的时候还涉嫌受贿罪。
首先,我们公众会想,一个审理案件、判决别人是否犯罪的人,自己竟犯了这么多的罪,而是是这么严重的犯罪,当然对司法的公正性会产生相应的质疑。并且他犯这么多罪,这个人份的品行是有非常大的问题的。其审理了那么多的案件,这些案件是否公正,又会引起相应的质疑。
所以,防范法官腐败是重中之重。就像中央提出来的,让公职人员尤其是法官,要在机制上让他们不敢腐、不能腐。
方弘:云南省高院指定由玉溪市中院负责审判刀文兵案。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陈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法官的职业要求就是不偏不倚、不受他人影响或掣肘、刚正无私地根据法律判案。
无论是刀文兵案还是陈昌案,我们都需要办案机关能够及时将案情公开,回应民众的关心。正如人民法院报的一篇文章曾指出,也许会有人说,绝大多数法官都是好的。也许会有法官说,自己绝大多数时候都守住了廉洁底线,只是个别情况下一时松懈,失足于“人之常情”,形成“被动”贪腐。但司法权威的来源更大程度上依赖公众的信心和信任。如果不能获得比其他人更高的公信,司法作为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正当性又何在呢?
仅仅靠法官的内心自觉显然远远不够,制度反腐,阳光司法,裁判文书上网公开,庭审直播、立案、执行、听证、审务公开,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就从眼下这些个案开始。
 

(责任编辑:admin)

免责声明:本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任何本网之意见及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网不对此文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赖小民,死刑
推荐内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